<sub id="hw0sd"><strong id="hw0sd"><i id="hw0sd"></i></strong></sub>

    <dl id="hw0sd"></dl><dl id="hw0sd"></dl>
  1. <dl id="hw0sd"></dl>
    <dl id="hw0sd"><font id="hw0sd"></font></dl>
  2. <dl id="hw0sd"></dl>
    1. 新聞動態 媒體關注

      祝勇:用文字搭座紫禁城

      1604515186182_1_調整大小

      祝勇近照

      rmrbhwb2020110507p36_b_調整大小

      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作為一名故宮博物院的研究者和故宮文化的普及者,祝勇近年來持續書寫著故宮掌故與傳奇,以個人化視角展示豐富深邃的古典中國。今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年,在這一特殊的時間節點,祝勇推出非虛構新作《故宮六百年》。他說:“我想用文字搭建起一座紫禁城。”

      在書中,祝勇帶領讀者,打開一扇扇大門,跨過一道道門檻,在金鑾寶殿、亭臺樓閣間撫今追昔,在600年歷史風云間徘徊流連,體驗了一次時空穿越之旅。

      寫出這凝聚文明之美的城池

      故宮是一座凝聚了中華文明之美的城池。如何表現這龐大的主題?祝勇希望通過輕靈的文字來撬動它。書中,他采用比編年史更親切、熨帖的敘事結構:通過午門、太和殿、神武門等建筑空間來展現故宮10個甲子的過往云煙。

      在祝勇眼中,紫禁城首先是一座建筑,然后才是它的歷史:“我們對故宮的認識是從空間開始的,中國人的時間意識,最早也是通過空間獲得的。我在書中把故宮分割成若干建筑空間,并為它們選取一個代表性的時間片段,銜接成一幅較為完整的歷史拼圖。我從午門這一故宮的正門開始講起,寫朱棣時代宮殿的營造,隨著空間與時間的推移,寫到神武門時,講的是溥儀1924年從這里離開,由此形成了歷史的閉環。讀者閱讀也跟隨著從午門進,從神武門出,和現在的參觀路線相同。”

      從《故宮的隱秘角落》《在故宮尋找蘇東坡》《舊宮殿》《血朝廷》到新作《故宮六百年》,祝勇書寫故宮的一系列作品中,故宮人始終是作家關注的焦點。祝勇說:“在書寫歷史的時候,我關注的不僅僅是事件,而是事件中的人。因為所有的事件都是由人來完成的,所以核心永遠是人。”

      大眾熟知的,多是故宮里帝王將相、后宮嬪妃的故事。然而在《故宮六百年》中,祝勇著墨頗多的是故宮里更廣大的蕓蕓眾生:從太醫、工匠,到太監、宮女,這些湮沒在歷史塵埃里的人,也被作者視為構成紫禁城600年豐富歷史的重要部分。祝勇說:“從為保護太子而獻出生命的太監張敏,到以楊金英為首謀害嘉靖皇帝的十幾名宮女,這些卑微的小人物,甚至影響到歷史的走向。”

      在書中,作家盡可能地展現歷史進程中人性的復雜。祝勇筆下的人物更多是利他的、利群的。紫禁城不僅有影視劇和通俗小說里的權術、陰謀、黨爭、宮斗,更有著日常生活的堅實質地,有著最樸素的親情與關愛,甚至神圣的奉獻與犧牲。“我寫的歷史不是空洞的、概念化的歷史,有人的溫度,人的血色。”祝勇認為,中國人價值觀的偉大,成就了這座城的偉大。

      搭建普及文化的“金水橋”

      除了作家、學者,祝勇還有多重身份,他主編過《布老虎散文》等多部叢書,他是《辛亥》《歷史的拐點》《蘇東坡》等大型紀錄片的總撰稿和大型紀錄片《天山腳下》的總導演。從這些身份不難發現,祝勇努力讓自己成為一名向大眾傳播優秀傳統文化的使者,他寫《故宮六百年》正是想搭建一座將故宮和大眾連接在一起的文化“金水橋”。

      在寫作中,他始終保持著對文字的敬畏之心,醞釀良久方肯落筆。作家驚奇地發現,紙上“建房子”的3年多時間幾乎與當年集中營建紫禁城的用時相近,讓祝勇對這座城的建造,有了更真切的體驗。爬梳史料、考稽典章時,祝勇發現,每當有惡與丑的力量試圖挾持這座城時,故宮都會自生出一種力量與之抗衡。在這樣的博弈中,它并沒有被摧毀,而是變得愈發硬朗和健康。這或許埋藏著中華文明延續幾千年的密碼。在書寫故宮的同類文學作品中,祝勇的《故宮六百年》于歷史、建筑、人物外,更寄寓了作家對中華文明的省視與哲思。作家王蒙評價說:“祝勇以文學的方式書寫故宮,對于傳承傳統文化,樹立文化自信,很有意義。”

      祝勇說:“我寫了這么多關于故宮的書,著眼的都是文化意義上的故宮。最典型的例子是我寫《在故宮尋找蘇東坡》,大家會很奇怪,蘇東坡是宋代的,為什么要在故宮尋找他?實際上,故宮收藏了蘇東坡的墨稿、他的一些書法作品,還有與他同時代的歐陽修、黃庭堅的作品。”他筆下的故宮有兩個層面,一個是政治意義上歷代王朝的故宮,一個是文化意義上的故宮,后者顯然更重要。

      “雖然書名叫《故宮六百年》,但其中囊括的內容不止600年。比如,1420年朱棣為什么建紫禁城?為什么要定都北京?書里都有涉及。此外我還意在通過故宮展示中國傳統的儒家文化、道家文化。現在的故宮博物院有186萬件文物,濃縮了5000年文明,回望故宮,目光要超過600年。”祝勇說。

      作為故宮文化傳播研究所所長,除了用文字傳遞故宮文化外,祝勇也嘗試用影視手法展現故宮之美。他目前正忙于拍攝一部關于故宮的紀錄片。對于“故宮”通過各種短視頻、小程序和琳瑯滿目的文創產品成為新媒體時代的“網紅”,祝勇認為,用哪種形式傳播故宮文化,嚴肅或者輕松,網絡還是紙媒,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堅持正確傳達中華民族文化的精髓。他說:“歷朝歷代,中華文明都強調仁愛、信義、犧牲、寬容等價值觀,它不會隨著王朝更替變化,這些正是我們傳播故宮文化時需要弘揚的。”

      賡續文脈傳薪火

      在《故宮六百年》中,祝勇寫到《永樂大典》《四庫全書》流失被毀的災厄,也寫到故宮文物南遷顛沛流離的過程,更寫到保護遺產、賡續文脈的一代代人。在《一座書城》一章中,祝勇用文字紀念了晚清民間文人守護文脈的義舉:面對散失了3/4內容的《四庫全書》文瀾閣藏本,杭州丁氏兄弟決定進行抄補。這是沒有官方發動、全憑文人自發進行的一次抄書活動,他們如女媧補天一般,經過7年努力,使得文瀾閣“琳瑯巨籍,幾復舊觀”。書中最后一章,作者介紹了一位在故宮工作多年的老前輩——莊嚴先生。他一身長衫,瘦削溫靜,在抗戰時期為保全故宮文物,使其躲避戰火,帶著故宮文物南遷,以“人在文物在”的精神使國寶免于兵燹,為中華文化保存了血脈。“故宮博物院的第一任院長易培基先生,第二任院長馬衡先生,以及一代代工作人員,像那志良先生、單士元先生,為保護中國的文化命脈,前赴后繼,作出了非常大的貢獻。”祝勇說。

      在故宮博物院創建之前,第一代故宮守護者就不辭辛苦,將文物清點登記造冊。故宮人不怕打擊,忍辱負重,在文物南遷過程中,易培基被卷入盜寶冤案,在他含冤去世后,故宮人并沒有受此影響,仍舊前赴后繼,完成了文物南遷偉業。

      “故宮博物院建院以來,文物高于個人生命的精神代代相傳,故宮前輩們為中華文明的生生不息傾盡畢生心血,乃至生命。這種精神力量感召著我們,也鼓舞著我們。”祝勇動情地說。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更多新聞
      聯系我們技術支持友情鏈接站點地圖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開發維護: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5,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25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206號
      日本免费香蕉依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