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w0sd"><strong id="hw0sd"><i id="hw0sd"></i></strong></sub>

    <dl id="hw0sd"></dl><dl id="hw0sd"></dl>
  1. <dl id="hw0sd"></dl>
    <dl id="hw0sd"><font id="hw0sd"></font></dl>
  2. <dl id="hw0sd"></dl>
    1. 新聞動態 媒體關注

      為什么說“紫禁城是大運河上漂來的”?

      近日,2020北京大運河文化節在通州大運河畔開幕,作為北京首次聚合大運河北京段沿線7個區資源打造的綜合文化品牌活動,其間共計有八大板塊、30多項活動在線上線下同步展開。

      在2020北京大運河文化節現場,舉辦了“大運河文化帶考古成果展”,發布了大運河文化帶最新考古成果。近年來,北京不斷深入挖掘以大運河為核心的歷史文化資源,先后在白浮泉、玉河故道、路縣故城等9處遺址點取得重要考古成果,遺址類型包括閘、堤、橋、碼頭等運河水工遺存和城址等。在大運河沿岸發現的路縣故城遺址,把通州建城史至少提前到西漢初期。首次在路縣故城遺址周邊發現大規模的冶煉相關手工業遺存,為研究漢代路城地區手工業發展、經濟發展提供了重要資料。

      與此同時,“舟楫千里——大運河文化展”也正在中國國家博物館面向公眾開放。展覽通過170件/套展品,輔以多個數字影像和互動項目,系統展示了大運河的開鑿歷史、通航功能、漕運管理、工程技術和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其中的“穿越時空的大運河”數字影像展,就源自于《穿越時空的大運河》一書。

      中國大運河開鑿近2500多年,全長約3200千米。如果說長城是中華民族堅挺的脊梁,那么,大運河就是我們民族流動的血脈。大運河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也是流動的文化。而大運河之于北京城,更有著極為重要的當代價值,亦有其非凡的世界意義。

      正如單霽翔在其所著的《大運河漂來紫禁城》中所說的那樣,“我們說,紫禁城是從大運河上漂來的,某種意義上,整個北京城都是從大運河上漂來的。忽必烈定都大都(今北京)時,北京還是幽燕苦寒之地。規劃中的京杭大運河,讓忽必烈有了在這里建設一個大都市的信心。”

      下文所選取的內容,正來自于《大運河漂來紫禁城》一書,故事從大運河與紫禁城開始。在這本書中,單霽翔講述了中國大運河的故事。為什么說“紫禁城是大運河上漂來的”?沈括、郭守敬、宋禮,大運河的“設計總監”們,為這項巨型工程注入了哪些智慧?建筑、街區、園林、城鎮,30多個城市的文化遺產中凝固著怎樣的運河時光?這些問題都可以從書中找到答案。

      以下內容節選自《大運河漂來紫禁城》,圖片來自《穿越時空的大運河》,已獲得出版社授權刊發。

      4989864784162795330

      《大運河漂來紫禁城》,單霽翔著,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20年10月版。

      4989865020482463278

      《穿越時空的大運河》,英國DK公司著,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20年1月版。

      兩千余年來,大運河以其溝通南北、漕運貨運的強大功用,孕育了沿岸各城市文化。對于終點北京、對于紫禁城來說,尤其有著特別重要的意義。我常說,紫禁城是大運河上漂來的,許多媒體也喜歡引用這句話。確實,建造紫禁城的許多建筑材料,都是通過運河運到北京的。從某種程度上說,整座北京古城都是從運河上漂來的。

      中國的傳統建筑主要以夯土墻、磚石墻和木結構為主體,因此磚瓦與木料用量極多。尤其是對于有大小宮殿七十多座、房屋九千多間的紫禁城來說,假若沒有這條大運河,想必建筑用料就只能就地取材,肯定不會像實際營造過程中那樣從五湖四海挑選更有質量保證的材料,并輸送到北京建成紫禁城了。

      紫禁城的營造用材中,最難采集和運輸的首推石料。比如天安門前的華表,金水橋,紫禁城各大殿臺基、石階、護欄和各種雕飾等都是用漢白玉制作的,因此石料用量非常大。漢白玉這種白色石料的產地多集中在北京西南郊的房山、門頭溝等地,花崗巖則來自離北京200千米之遙的河北曲陽。在明清時期,遠距離運送巨大而沉重的石料確非易事。于是聰明的工匠想出了旱船滑冰的辦法,即在沿路打井,取井水潑在地上,結成冰,再將石料放在冰上,以人力拉拽前進。這雖然不是運河運輸,卻也是仰仗“滴水成冰”的特性,堪稱人與自然相處過程中形成的智慧。

      故宮三大殿南北兩面都有巨大的丹陛石,這些丹陛石都由漢白玉雕刻而成。其中保和殿后的丹陛石由整塊巨大的漢白玉雕刻而成,長16.75米,寬3.07米,厚1.70米,重達250噸,是紫禁城中最大的一塊,也是中國最大的一塊。上面刻著九條吞云吐霧、威嚴赫赫的神龍,石雕下則有五座流云水紋的寶山,石雕周圍刻有精美大花紋,故稱“云龍石雕”。這塊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宮殿用巨石料,從開采到運送到紫禁城,耗費了極為龐大的人力物力。僅僅是從山中開采這一項,就征用了1.6萬人。

      至于在運往京城的漫長道路上,因為要創造出潑水成冰道的效果,官府更是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周轉騰挪。運送動用了兩萬余民工、千余頭騾子,運送方式是每一里挖一口井,然后從這一路上的140多口井里汲水,利用隆冬嚴寒潑水于路,形成厚厚的冰道,用粗大的繩索在冰道上拖曳巨石前行。就這樣一路喊著號子,熱火朝天地用了28天運到京城。

      在明初修建紫禁城時,備料工作持續了近10年,各地的石料、木料被采集、輸送到北京后,現場施工才大規模地開始。把備料和現場施工加在一起,前后歷時13年,紫禁城方才建成完工。與產自北方的石料相比,巨大木料的運輸過程注定更加曲折,因為這些木質優良、不易變形和開裂、易加工、耐腐朽的珍貴名木大多產自西南地區的崇山峻嶺中,經過千辛萬苦才能砍伐、運輸到山溝,再編成木筏,等待雨季漲水時推入江河,沿流北上。這些名貴木材在沿路有官員值守,從不同的砍伐地點到北京,短則兩三年,更長久的要四五年。有些木料在長途運送過程中不慎滑入漩渦,年深日久,便能形成所謂的“烏木”。

      比利時耶穌會士金尼閣整理翻譯利瑪竇的意大利文日記而成的《利瑪竇中國札記》中,曾提到過紫禁城宮殿建筑修繕所需木材的運輸方式。書中提到,人們通過運河把大量的木料運到京城,用于皇宮的建筑和修繕。運河沿岸幾千名纖夫步履艱難地拖著一根根大梁扎成的長蛇般的木筏,后面還拖著其他木料。他們有的一天要走5千米路。木料來自中國遙遠的四川省,運到京城有的需要兩三年。每根大梁要耗3000兩銀子,有的木筏長達1千米。

      在北京通州至今尚存的磚廠、皇木廠等地名,就是因儲存“金磚”、皇木等建筑材料而得名。通州張家灣鎮皇木廠村還遺留下幾十塊重達數噸或數十噸的花斑石。通州三教廟還陳列著在運河出土的十余米長的千年皇木。

      青磚來自臨清

      建造紫禁城所用的青磚,來自山東臨清,這在故宮博物院的官方網站上有一些專門的介紹。《天工開物·陶埏》里有明確的記載,建造紫禁城所用的磚,大多來自山東臨清。其實明清兩代修建的明十三陵和清東陵、清西陵等皇帝陵寢用的磚以及南新倉等大型糧倉所用的磚,也與紫禁城的磚一樣來自臨清。臨清磚官窯建于明永樂初年,清代延續使用,至清代末年廢置。

      明永樂四年(1406年),成祖朱棣為遷都而下令營建北京城,開始大興土木。山東、河南、直隸(今河北)等省均建窯燒磚,并在臨清設工部營繕分司,專司窯廠的修建和貢磚的燒制。臨清是京杭大運河鑿通之后運河航運的樞紐之一,運輸便利,而且土質尤其適合制磚。所以臨清磚官窯都分布在運河沿岸,從今臨清市西南部約15千米的東、西吊馬橋到東、西白塔窯,再到東北部的張家窯,最后延續到臨清東南部的河隈張莊,總計延續30余千米。據記載,明清時期臨清有官窯192座,一座官窯有兩個窯口,所以用來燒貢磚的窯就有384口。有些窯口分布十分稠密,如東、西吊馬橋到東、西白塔窯,不到10千米內就有窯址72處,有的窯址間僅相隔20多米。

      臨清貢磚有著“敲之有聲,斷之無孔,堅硬茁實,不堿不蝕”的評價,可見其質地之緊密。如此質地優良,與當地的土質有很大的關系。臨清地處黃河沖積平原,黃河帶來的大量泥沙沉積于此,形成了細膩的富含鐵質的沙土。由于黃河多次泛濫,在當地留下了多層沙土。黃河泛濫、退去、再泛濫,久而久之,當地就形成了一層沙土一層黏土的土壤結構。沙土呈現出淺黃甚至是白色,黏土則呈現為較深的赤褐色,白褐相疊,如蓮花瓣一樣清晰,因此被當地人稱為“蓮花土”。另外,燒制臨清貢磚用的水是漳衛河(又稱衛運河,是海河支流衛河與漳河匯合而成)里的水,清澈無雜質,俗稱“陽水”。用陽水和著蓮花土燒制的磚異常堅硬。臨清貢磚抗壓強度(硬度指標)比現在的普通磚高很多。經專業測試,臨清舍利寶塔上的臨清古磚比一般的石頭還要堅硬。

      臨清磚的品質有保障,用今天的話來說,其生產過程是可以追溯的,許多磚上都清楚地印刻著匠人、作頭和窯戶的名字。而在貢磚的官窯里,分工也十分精細,今天我們還可以在臨清市博物館看到刻印有“大工”“內工”“壽工”等字樣的各式貢磚,這是供給太和殿、天壇用的。除了上述三種人,還有專門從事挖土、推土、篩土、濾泥、踩泥、裝窯、出窯、搬柴、燒窯、擔水、在敲驗過的磚上包紙的工人,甚至還配備有運磚到運河碼頭的運磚工人明清兩代,臨清磚窯在朝廷和官府的管控下,在對質量嚴格把控、能做到層層追責的前提下,形成了一套嚴格的技術操作規程,其程序和環節極為繁瑣復雜,如要經過選土、碎土、過篩、熟土、養泥、醒泥、制坯、晾坯、蓋戳、裝窯、焙燒、出窯、初檢、復檢等。

      正因為這些環節每步都要做到,每步都要精益求精,不敢馬虎,而且每一步稍有疏忽產生質量不過關都能追溯到源頭,因此即便是一個效率很高的熟練工匠,每天也只能脫400塊磚坯。如此復雜的工序與嚴格的生產制度,保證了貢磚的質量。在這套工序的嚴密把控下,每一批磚從進窯開始都要用猛火晝夜不停地燒足一個月,才能出窯。

      北京城的營建長年不斷。據乾隆五十年(1785年)張度纂修《臨清直隸州志》載,朝廷每年要在臨清征城磚百萬。除了城磚,臨清磚窯燒制的貢磚還有斧刃磚、線磚、平身磚、望板磚、方磚、券磚十余種。據測算,臨清貢磚最繁盛時年產量在1000萬塊以上。

      燒制好的貢磚要逐一檢驗。負責驗收的工作人員主要依靠“敲”和“看”。檢驗后,顏色白,質地堅硬,叩擊有聲的才能入選。每塊合格的成品磚都要用紙包好,才能裝運上船。貢磚解送到天津后還要重新敲驗,那些敲不出聲音的磚或者有其他質量問題的磚,就會被挑出來貯存在天津西沽廠。乾隆十四年(1749年)王俊修、李森纂修《臨清州志》記載:“磚價每塊給工價銀二分七厘;如挑出啞聲者,每塊變價銀一分七厘;不堪用者每塊變價銀一厘七毫。”這樣經過天津的再次檢驗,基本可以保證進了北京城的貢磚,個個都質量過硬。

      不管水路還是陸路,凡交匯之處,運輸必然特別繁忙。會通河與漳衛河在臨清交匯,所以臨清在大運河時代是扼守南北漕運咽喉的要津,也是大運河沿岸重要的水陸交通樞紐。乾隆五十年《臨清直隸州志》中說臨清“西北控燕趙,東接齊魯,南界魏博,河運直抵京師,水陸交沖,畿南一大都會也”。臨清貢磚的運輸在明初是搭乘運糧的漕船北上,后來逐漸有其他航船運輸貢磚。永樂三年(1405年)規定,每一艘“百料”規模的漕船,要帶磚20塊。到了天順年間,每艘運送漕糧的船路過臨清時要帶磚40塊,嘉靖十四年(1535年)更增加到每艘漕船帶120塊、民船每艘帶12塊。可見,明代北京城的營建規模在逐步擴大。當時商船帶磚料帶有一定的強制性,是船家的義務,如有損失,還要責令帶運者賠償。

      “金磚”產自太湖

      故宮的金碧輝煌讓百姓嘆為觀止,于是坊間有了“紫禁城的地都是用金磚墁”的傳言,說皇帝用金磚鋪地。還有一種解釋,是說蘇州的陸慕磚窯所生產的這種地磚質量上乘,博得永樂皇帝的稱贊,窯場被賜名為“御窯”。這種磚是專供京城的,所以在當地被稱為“京磚”,在吳語中“京”與“金”讀音沒有差別,“京”字后來逐步演化為“金”字,故稱為“金磚”。這種說法是否與真實的情況相符合,已經不可考,但“金磚”一詞象征著財富與權力,在民間更容易傳播,則是不爭的事實。

      其實所謂“金磚”,就是專供宮殿等建筑使用的一種高質量的鋪地方磚。這些“金磚”產自蘇州、松江等地,選料精良,制作工藝復雜,從選土練泥、踏熟泥團、制坯晾干、裝窯點火、文火熏烤、熄火窨水到出窯磨光,往往需要一年半到兩年時間。磚成后由水路運至北京。因其質地堅細,敲之若金屬般鏗然有聲,故名“金磚”。

      金磚之所以產于蘇州、松江等地,是因為這種磚所用的泥是太湖泥,而且所用的土質須黏而不散,粉而不沙。

      許多媒體上都介紹說,這樣一塊磚制成要720天。當年有“一兩黃金一塊磚”的說法。同作為皇家貢品的臨清貢磚一樣,蘇州“金磚”的燒制工藝也在“皇家專用”的大帽子下,不得不極為復雜繁瑣、精細講究。臨清貢磚要選當地特有的蓮花土,“金磚”選用的是陸慕“所產干黃作金銀色者”的黏性土,取的是三四米深的生土或漿泥,接下來要經過掘、運、曬、椎、漿、磨、篩七道工序,其精細程度堪比以繁復細膩工藝著稱的蘇州面點。不僅如此,土選好后還要置于露天風干一年,以去其“土性”,使其無板結硬塊,質地細密。

      然后注水化成泥漿,再讓牛群反復踩踏,這樣不僅能去掉泥漿中的氣泡,還能增加泥漿的黏稠度,形成泥團。這時,泥團無論質地還是黏稠度都達到一定標準,但是還要用人工進行反復摔打,進一步去氣、增稠。最后,把泥放在陽光下曬干曬透,再磨成細粉,過篩而得到制磚用的純土。此后再注水和成沉重黏稠的泥團,入金磚模具,蓋上面板,再用人工在板上反復踩踏,進一步踩得瓷實,達到無可再踩的程度。這樣才稱得上是制成了最初的磚坯。下一個環節就是磚坯陰干七個月以上,經嚴格檢測后入窯燒制。到了燒制這一最關鍵的環節,仍然是不惜工本,精益求精,因為稍有失誤就會毀掉一整窯磚。

      在明代要先去潮,要文火燒制,用谷糠陰燃熏制整整一月;磚坯脫水再用劈成的片柴燒一月,最后用松枝燒40天,才能出窯。這漫長的工期全憑燒窯工的經驗隨時觀察火候,及時去灰換柴,因此對窯工的要求非常高。出窯后,還要履行嚴格檢查手續,一旦發現有6塊達不到“敲之有聲,斷之無孔”的要求,那么整窯的磚都作為廢品處理。所以在明代,蘇州“金磚”從取土到出窯長達兩年。到了這一步還未完結,出窯后只能算是半成品,還要用桐油浸泡,直到磚表面呈現光澤,再精心切片、打磨,才算最后制成細料金磚。

      經過如此復雜程序做出來的地磚,雖然不是什么“金磚”,但也確實光潤如玉,而作為地磚,不滑不澀,相當合適。因為它們的制作工藝太復雜,因此即便是在紫禁城也不是處處都見“金磚”,而只有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的地板鋪上了“金磚”。這些大方磚上有明永樂、正德與清乾隆等年號以及“蘇州府督造”等印章字樣。為防止偽造,每一塊“金磚”背面還有工匠的名字。

      金磚的運輸,當然也是依靠運河上的航運。明代永樂年間為遷都北京而興建皇城,來自各省的城磚、“金磚”,經過大運河絡繹不絕地運到北京。運輸時用的是南北漕運的糧船,經過漫長的水路,抵達北京。為此,當時的京郊運河兩岸建了不少搬運碼頭。工部為便于裝卸、搬運和存儲,又在附近設置磚廠,派專人負責驗收、保護和轉運。這樣久而久之,從碼頭到磚廠到附近的配套措施,人煙輻輳,逐漸形成了自然村落。因為人們基本上是以磚廠為中心聚集在一起的,于是干脆以“磚廠”命名村莊。如通州區梨園鎮的磚廠村,就是明代運河中碼頭(土橋村)旁存放南方所造城磚的地方;通州區永順鎮的金磚廠,則是明代后期與清代存放南方所造官府墁地磚的地方。

      今天,當我們走進故宮,走進十三陵之一定陵的地宮,可以看到鋪設的“金磚”仍完整無損。追溯“金磚”的“來時路”,不能不讓人想起這條在中國大地上默默流淌了2500多年的中國大運河。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更多新聞
      聯系我們技術支持友情鏈接站點地圖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開發維護: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5,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25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206號
      日本免费香蕉依人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