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hw0sd"><strong id="hw0sd"><i id="hw0sd"></i></strong></sub>

    <dl id="hw0sd"></dl><dl id="hw0sd"></dl>
  1. <dl id="hw0sd"></dl>
    <dl id="hw0sd"><font id="hw0sd"></font></dl>
  2. <dl id="hw0sd"></dl>
    1. 新聞動態 媒體關注

      融媒體化:助學工具書“大變身”

      近年來,出版行業的融合發展步伐不斷加快,圖書融媒體化為讀者帶來全新閱讀體驗。學生用書板塊,傳統工具書也紛紛“大變身”。延續圍繞傳統工具書形成的品牌矩陣,商務印書館、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上海辭書出版社、上海譯文出版社等都是工具書“變身”的探索者。

      工具書多路徑“變身”

      目前工具書“變身”路徑主要分為幾種:

      一是數據庫模式。例如,商務印書館前些年曾推出“百種精品工具書數據庫”,該數據庫以《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新華詞典》《古漢語常用字字典》等精品工具書為基礎,對工具書數據進行了全面、全新的深度加工和動態重組,開發了領先的檢索系統,使工具書內容及其編排方式、查詢方式得到立體化、多方面的擴展。

      二是單個產品APP、小程序模式。目前,商務印書館已推出《現代漢語詞典》APP、《新華字典》APP、《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APP等重量級數字工具書產品。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上海譯文出版社此前也曾分別推出《新法漢詞典》APP、“新世紀英漢漢英大詞典”APP。2018年8月,人民教育出版社發布了人教系列學生數字工具書,包括人教社權威的學生字典、學生詞典、成語詞典、文言文學習字典等11部辭書APP。近日,上海辭書出版社也上線了《漢語大詞典》APP。

      三是聚合知識服務平臺模式。這也是近兩年出版機構資源整合潮流帶來的新趨勢。今年3月,商務印書館語言資源知識服務平臺(涵芬APP)上線。 涵芬APP是國內首個基于權威工具書開發的語言學習服務平臺。據介紹,該平臺集成6000余萬字、24部權威漢語工具書,實現智能化一站式詞語查考及自主學習。平臺還開發了專門服務中小學生學習的閱讀欄目,收錄眾多中外經典名著。在該平臺發布會上,有專家表示,商務印書館語言資源知識服務平臺的上線運營,標志著商務印書館已由常用的工具書知識服務進入融合的語言資源知識服務新階段。今年8月上海書展期間,上海世紀出版集團、上海辭書出版社還發布了“聚典數據開放平臺”。該平臺由上海世紀出版集團規劃設計、上海辭書出版社承建研發,整合《漢語大詞典》《大辭海》《英漢大詞典》《中藥大辭典》等權威工具書內容,對數據進行結構化加工后,構建系統的云端數據倉庫,采用以API調用為主的數據分發模式,可以滿足讀者在不同數字閱讀場景下的知識查檢需求,更將知識查檢與閱讀過程相融合。 發布會上,上海辭書出版社社長秦志華介紹,聚典數據開放平臺“屏幕取詞查檢,釋義即刻呈現”的應用模式及其運行邏輯,以讀者為中心,強化專業分工,構建了良性的知識服務產業生態。

      四是U盤、光盤、硬件系統以及PC端在線服務模式。早在2010年,上海世紀出版集團曾與世紀創榮聯手打造辭海悅讀器,這也是全球首款由出版機構出品的閱讀器。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推出的“百科在線”查詢系統則是在線服務模式的代表。

      推廣?盈利?融媒體化任重道遠

      10年前,“工具書成受數字出版大潮沖擊最嚴重的細分圖書品種”“工具書數字化盈利模式尚在探索階段”等話題便已經是行業反復討論的焦點。10年間行業發展的現實證明,互聯網對紙質書雖有影響,但目前來看二者并不是相互對立的關系,而是能實現雙軌并行。而10年間出版機構的探索,也是工具書數字化從最初的是否可行,發展為多點開花。除了面向企事業單位尤其是圖書館等的數據庫及其他數字化產品,面向大眾讀者尤其是學生的工具書數字化產品盈利模式有會員、單個產品購買及隨書附贈等形式。例如,《現代漢語詞典》APP每天能免費查找兩個詞語,如需要查找更多并使用其主要功能,則需要付費98元便可永久使用。同時,《新華字典》《現代漢語大辭典》《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等也都采取這種模式,只是收費高低有所區別。而上海辭書出版社近期發布的《漢語大詞典》則有單月、半年、1年、終身會員等多種模式。

      不過,由于學生使用電子產品的部分負面影響,以及讀者付費習慣養成尚屬初期,工具書“變身”雖然形式多樣,但推廣、盈利仍是兩大關鍵問題。《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APP上線初期,關于收費及價格是否偏高等問題都曾成媒體報道話題。隨著用戶數字閱讀付費習慣的養成和機制逐漸完善,后續用戶接受了工具書付費的模式,但付費用戶量與紙質書銷量相比仍存在較大差距。并且,無論是工具書還是其他教育相關數字產品的推廣往往容易因家長對數字產品負面影響的擔憂遭遇“尷尬”。

      另一方面,其在教育助學過程中的對接和推廣也有待進一步深化細化。上海辭書出版社數字中心總監孫畢表示,就教育領域來看,工具書融媒體化要注意兩個關鍵點:一是內容和學校教育的對接。在和教育機構合作的時候,機構用戶既關心工具書能否滿足教學的查詢需要,即查得率和查準率;也關心工具書在內容和功能方面,分學科、分年級(教學程度)的情況,即方便使用的情況。“建議工具書增加缺少的一些教學內容。”二是推廣。數字時代,“酒香依然怕巷子深”。據悉,《中國文學鑒賞大系》的在印刷版圖書,當前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依然突出,但其數字版《問道國學》,推廣卻較困難;《漢語大詞典》在文史哲領域應用廣泛、讀者眾多,但在目前盜版網站、盜版光盤版《漢語大詞典》大行其道;加上訴訟維權難度大且進展緩慢,預計正版《漢語大詞典》APP的推廣,也是任重而道遠。

      責任編輯:袁思源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更多新聞
      聯系我們技術支持友情鏈接站點地圖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開發維護: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5,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25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206號
      日本免费香蕉依人在线视频